廈日ぷ那雨

伤心桥下春波绿,曾是惊鸿照影来

【忘羡】往生客

来自中元节的可怕脑洞。

总是含光悼念夷陵,这次来一回反转。

论汪叽没有挺过33鞭(只是个ooc脑洞,蓝家长辈们很慈祥)


“魏婴。”

“魏婴。”

“魏……无羡。”


乱葬岗上冷风冽冽,魏无羡刚清醒过来的时候就忍不住打了个寒颤。他想自己应该是被冻醒的。

这天夜里天上是很亮很亮的白月光,夷陵乱葬岗作为荒废的古战场,此时更是增添了一份诡异的味道。

更诡异的还是从面前的阴影里走出来的那个人。


乱葬岗死去的亡灵黑影幢幢,他刚睁开眼时目光所及满是黑暗,看不清来路,回头也看不到归路。然后,从远处传...

2018-08-26

【忘羡】万物生

依然是一个内心情感丰富的叽。

意识流,人物ooc

论问灵时期的那些事儿。

不刀


蓝忘机感到自己的意识很轻易的就散在了空灵的琴声中,而且还是他自己的琴声。

好吧,这很不正常。他这辈子问灵多次,还没有哪次把自己的魂魄给弄进了自己的琴声里。

也许我是疯魔了。他想,或许也不是,只是昨天没有准时亥时就寝导致自己的时差错乱没有睡好。


蓝忘机在混沌中自己估量着,耳边忘机琴奏出的仙乐飘飘渺渺,玉兰暗香隐约的浮动着,荡漾在每一个角落,五感被无限的放大,一时间他似乎是又回到了云深不知处,看着母亲院子里的玉兰花瓣柔软的散着,有...

2018-08-19

【忘羡】青青子衿

大概一个意识流。

人物ooc.(大概是一个内心情感极其丰富的忘机?)

少年郎的感情是不参任何杂念的,梦里遇见的人,醒来就该去见他。


【青青子衿,悠悠我心,纵我不往,子宁不嗣音?】...


2018-08-18

还魂(脑洞成文)

关于围少的脑洞成文,最近受了两个大大的《定军山》,《唯今》的影响,有了这么一个招魂的脑洞,其中招魂的过程有借鉴大大的《唯今》,招魂的巫师就是日本的阴阳师啦。

是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,没有那么多矫情的情调。

只是当年棋走韶华,旧事又与何人说。

 大概有很多敏感字

 走评论吧 

 

2018-05-14

少年绪


改了改十八谈的第一章,换了一个并没有高大到哪里去的名字。
清明节祭一下夫人。
啊夫人我也是好爱你的。

开春的时候,迷魂台的主人去外面看了一场梨花。
是今年才长出来的小芽芽,还是很年轻很年轻的样子,所以在枝头闹得正好,过分的白,香味也不似老枝桠那般内敛深沉,总是很肆意的味道。
迷魂台的主人也很年轻,是由内而外的轻飘又张杨,全身从上至下都是青春的味道;眉目将舒未舒,脸上还有丁点儿少年将沾未退的小绒毛,站在梨花树丛里,肩上发上都沾了点白的样子,很好看。

在赶着看到今年第一场梨花雨之后,魔教少主又马不停蹄的回到了迷魂台里。
去年末开始着手练习的黑心煞掌目前已经掌握了七七八八,但到底还是和它真正的主人有什么不...

2018-04-06

庆余生

时间线定在少主二十四岁,七剑坠入不老泉之后,三台阁大比之前。

完全是对虹勇的怨念,私心想把七剑还童到回复的时间定在一年里,不然太糟心了。

私心他们一直都在湘西好了。……然后狂刀和怒剑作为老教主的贴心护卫还是保留下来了,少主也需要几个昔时跟在父亲身边的长辈来提点提点自己啊……

黑虹黑蓝的相处都是平淡如水的,虽然少主此时还没有往后励志虎时来的坚定又决绝。


魔教里还很年轻的教主难得在二月的冷空气里和着暖被,在阵阵梨花香中睡了几个安稳的好觉。


近来江湖上开始传闻七剑这一年来不知踪影,倒是一个小小的凤凰武馆渐渐挤进了这武林的中心...

2018-03-11

你与你的不可说

来讲一个励志虎的故事,和十八谈有一定的联系,也可以单独看做一个短篇,反正都扔这里了。
已经成为教主的少主悄咪咪的给自己立的一个flag
私设阿木星的时候少侠18岁,虹剑少侠19岁,虹明20岁,虹勇21岁,其他人的年龄拿少侠的年龄加减就是。
人物可能ooc,但是真的想看少主成熟那么一次,没有十八谈这个递进的过程,希望大家可以吃的愉快,不接受的话可以点叉叉

这里算是圆了少主的所有执念了,包括对蓝的,对护法的,对虹的,对正邪的,对出身的,对自己的,想让他释然那么一次,字数稍长,若是喜欢,请耐心看完这个故事。


(一)

黑小虎醒来的时候,他听到的是哗然喧嚣的雨声,然后雨就...

2018-02-06

好多年

好多年
无聊时的产物。
近来才萌上这对也真是.....太甜了。官方糖啊。
人物也许occ。
也许椿鲲也许椿湫【?】
毕竟剧里这仨人的关系就很模糊,而这篇文里三个人的关系也是我非常喜欢的样子。希望各位仁者见仁智者见智。
设定椿体内还存有些许灵力,鲲遗忘往事,而椿并不知道湫变成了灵婆。
这是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,也是一个我真的用心写下的故事,有些许絮叨,但仍希望各位能耐心的善待它

楚之南有冥灵者,以五百岁为春,五百岁为秋。
上古有大椿者,以八千岁为春,八千岁为秋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...

2017-12-31

微小说

哦天站了一对虐cp不行我要自己造糖😭😭

1
“为了他,柳美娜可以不是柳美娜,你呢?徐碧城可以不是徐碧城吗?”
“······可以。”

2
徐碧城第一眼见到她时,便知她为此生大敌。果不其然,她牢牢地霸住了他,一离开他,便乱哭乱闹。他却喜欢的紧,她笑,他跟着傻笑,她哭,他无措如孩子,惹得徐碧城对着她又爱又恼:“闺女,我生你下来不是让你来抢你爹的。”

3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...

2016-10-05

© 廈日ぷ那雨 | Powered by LOFTER